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门户 门户 两性 查看主题

相较于欧美文学作品,日本文学作品翻译成中文是否更能保持其原汁原味?译者可表现空间是否没那么大?

发布者: 凤美光 | 发布时间: 2018-4-14 23:07| 查看数: 94| 评论数: 9|帖子模式

我们知道对于阅读欧美优秀的文学作品时,其原版自然是最能表现作品本来面貌的。但受限于个人语言能力,有时我们不得不选读译本,好的译本不仅能表现作品的核心内涵,还是译者的文学功底和语言能力的展示。我们感激和庆幸有如王道乾、郑振铎、穆旦等优秀翻译作家。而日语(或韩语)和中文相似度相较于其他语言来说更相近的(个人没怎么学过日语韩语,所以这个结论不一定对,请您指正),那么对于日语作品的翻译是否更能保持其原汁…

最新评论

村云朝 发表于 2018-4-14 23:07:43
我来理解一下题主的问题的主旨。
To be or not to be
主流的翻译是“生存还是毁灭”。如果按照一个天朝人的对外语的理解来看,“生存还是毁灭”翻译回英文就应该是“To alive or to destroy”,和“be”这个词汇根本不沾边,所以翻译成“生存还是毁灭”就是已经背离的原来的意思很远,但是一般人还是接受了现在这个翻译,所以可以有很大的发挥空间。
而日语的话
生きるべきか死ぬべきか
这个,即使一点日语都不会的人,凭着字面也能看出来这个翻译里应该有“生”和“死”。所以“正确”的翻译就应该是“生存还是死亡”,其他的翻译,随便一个外行都能看出来“有问题”,所以,给翻译的发挥空间就是小。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明确一个概念,“翻译这种行为到底是什么”。
如果是产品说明书,或者是什么演讲说明会的话,那么翻译很简单的——
“按下这个按钮,就会启动加热程序。”
这段话产生的信息,基本是被固定的,“这个按钮”“按下”“加热”,描述清楚了这三者的关系翻译就完成了,而这三个概念,在任何语言中,所使用的词语和语法关系都应该是相对固定的,所以,在对任何语种都是一个相对固定的过程,只要经过大量的数据收集,就可以做到相当“准确”的翻译了。事实就是这种翻译其实“机翻”已经几乎可以替代人类了。
如果从这个层面上来说,那么,同样使用汉字,具有相近的文化内核和共用词汇的汉语和日语韩语之间的翻译会更“简单”一些,“直接”一些,“原汁原味”一些,那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文学作品,和更加日常一些闲谈,思想上的交流中用到的语言和文字,是一种文化和思想的转换。
而这种东西一旦结合前后文,甚至只是加上标点符号,所表达的信息就会完全不同了。
比如:
"Morning."
"Good morning."


“早。”
“早上好。”


“你早。”
“您早。”


“早上好”
“您早。”
究竟哪一种才最“原汁原味”?这个需要结合当时的语境和人物来进行分析。
那么是不是表达这个意思的时候,中文翻译日文就会更“原汁原味”一点呢?
「おは~」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


「おはよう」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


「おは~」
「おはよう。」
但是同样表达一个早上互相问好的这个意思,在日本里本身就有了无数种说法。而每一种对应最“全汁原味”的翻译又是哪一个?
这就是语言的精妙之处,对遣词造句的雕琢不仅仅是对辞藻的堆砌和使用,一个简单的语气词,一个简单的语尾都有不同的细节体现。哪怕是完全同样的一句话,从不同人的嘴里说出来,在不同的环境下,那表现出来的含义也就会完全不同。
再比如,英语里表示“我”的词汇,只有I一个。
所以在不同语境下,同样一个I,汉语就会有“我”“咱”“俺”“人家”“老子”可以用来翻译,所以发挥空间就更大。
但是日语里俺、僕、わたくし、わらわ、わがはい、われ、それがし、拙者、你就都能找到一一对应的汉语词汇么?就有哪个词对应的就是“原汁原味”的么?题主既然也是“没怎么学过日语”,那么就应该是学过一点,那也应该明白日语“俺”和汉语的“俺”并不等位。
这里结合当时的语境和人物性格选择哪个人称代词反而更是一件需要绞尽脑汁,充满了译者个人发挥空间的事情。
单纯的一个词和一个短句就已经如此复杂,那么扩展到有复杂结构的句子和整段的文章,只会更加地复杂,“发挥空间”就只会更大。
所以,每一种语言都有属于自己的“精妙之处”,真的理解了一段文字的思想内核之后再用同样精妙的语言“原汁原味”地表达出来,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并不存在说两种语言在某些地方相近表达的时候发挥空间就会被减少的说法。
岑佩会 发表于 2018-4-14 23:07:43
我是日语翻译业余爱好者。
日语翻译的表现空间我觉得主要在于语序和措辞的调整。网络上的日语漫画、游戏翻译大多都非常低级,要想翻译成文学作品当然是要下功夫的。
我对自己的翻译有一个要求,就是不能让人看着译文就觉得这篇文章怎么读起来这么奇怪,像是外语翻译出来的。为了达到这一点,原文中的修辞,甚至句子有时都不得不放弃。我觉得应当注重于原作者的情感,把握住原作者的情感之后再结合自己的想象和创作,把故事叙述出来。
日语可能正是因为和中文比较接近,所以反而难以翻译。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被日语带偏,觉得这样写出来的文章中国人能看懂,看起来会舒服。结果翻译好了从头到尾一股浓浓的日本气息。
德鎧云 发表于 2018-4-14 23:07:43
读者喜好不同,褒贬不一。有人力求[意思贴近原作]对于整体气氛描绘不加过多笔墨,有人力求[神似][整句话都改动]对于意思没有过多贴近。两个那个好?有人喜欢梵高的抽象派,有人就喜欢画的跟照片一样的写实派。褒贬不一,是喜好问题。行文,有人气势磅礴大气恢宏,但是文墨粗糙刻画毫不细腻,就有人喜欢。有人就喜欢小资格调,文笔词藻力主华丽,但是整体境界颇低,同样有市场。

道同者,相爱相怜,艺同者,相憎相恶。翻译作品是给外行看的,都是内行,互相驳斥攻击在所难免,但这个属于做人素质,你手艺再好,别上去就打擂拆台四处踢馆,没必要,万一踢馆到叶问家自己尴尬。

你说原汁原味,我问你怎么叫[原汁原味]首先,两个语言的文化背景就不一样,如果力求[意准]难免[神离]。要[神聚]多少[意偏]。你是要日本文化风格思想,那肯定表达时候,语句不能太[市井大陆]。你要大陆文化思想,语句排列,整体气氛就偏离日本文化。

换汤不换药,这个没问题,你要[地地道道的原汁原味]那读原著。任何大家,名笔被外行业界誉为[原汁原味],但是同行,本人都知道,这不是[原汁原味]。所以回到刚才的话题,你喜欢看[抽象派]还是[写实派]。各有各好,大方千秋,没必要厚此薄彼。[写实派]的作品肯定不会没有气氛的烘托,而[抽象派]自然意思也不会偏离太多。直译也好,意译也罢两者相辅相成。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误翻]比如单词翻译错误,句子没有理解清楚,上下文逻辑关系没掌握好,意思完全错。这样的情况名家,妙笔也有,误翻的错误率基本在千分之三以内。误翻,错误率达到百分之二我就觉得这本书就太差劲了。可能不是能力技术不行,稿期太紧,精神身体状态不好也会这样的。

能让同行说[原汁原味]我觉得不太现实。外行夸的[神乎其神]的人,在同行看来往往就是[不过而已]。魔术师差不多,有的没德的,就喜欢揭秘拆穿你的手法,同行间么。所以同行都是翻译,往往有个不成文的潜规则,互相不愿意交流自己的译文,脱了裤子互相比谁大腿肌肉更丰满,恶心不恶心。
宇瑗宝 发表于 2018-4-14 23:07:43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被邀请了,但专业有所相关,勉力一答。

语言本身就是不可尽译的,有得必有失。能否原汁原味,只能说叙事小说、报告文学一类的还值得一试,抒情作品、诗歌尤其是现代诗歌,总是辞不达意的。至于发挥空间,那就反之亦然。
但值得肯定的是,中日作品之间的遣词造句、用语习惯和社会风俗不至于像与欧美国家之间的差别那么明显,互译相比起来似乎更为有理可循。不过总有一些根本上不能解决的矛盾,日语繁琐的语法和中文多样的形容,个人觉得是互译时最大的难点了。多数时候你只能艰难地在辞与意间进行取舍。
元飞杏 发表于 2018-4-14 23:07:43
应该还是有影响的,就拿手头上正在看的一篇论文来说。
先是英文摘要

然后是日文摘要

比较两者,
第一反应,日语里汉字好多!越是正式的场合,使用汉字的比例越高,尤其是学术论文。像是“通气条件”、“饲育仔鱼”、“水槽底面”、“沉降状态”这类词,在翻译的时候最多改一改用文字的先后顺序,词意思的很难随便改动。
再仔细看看,就会发现英文摘要的第一句真的好长!而日文则将这一部分分为两句来说,语法和断句上与中文也很接近,翻译的时候没有必要改动。
当然,学术论文和文学作品还是不太一样的。不过这同样也难不倒博览群书的我。
打开实验台右手边第二个抽屉(看论文累了的时候续命用的,总之很重要就是了。咳咳,请不要在意里番的数量),有请团长大人。


右手拍照,左手随便翻开一页(刚好是阿虚初见大萌神的地方,干得漂亮,我的左手!)

我们可以看到,口语化的表达模式下,假名明显多了起来,借用一段别人的翻译:
「这家伙想借用这里作为不知名社团的活动教室,请问可以吗?」
「可以。」
长门有希的视线始终不离书本。
「不过,可能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耶。」
「没差。」
「说不定你还会被赶出去喔?」
「请便。」
虽然她回答得很干脆,却不带丝毫的情感。看来,她似乎真的觉得怎么样都无所谓。
「好,那就这么决定了。」
春日突然插嘴道。她的声音过于雀跃,让我不禁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以后放学后,就在这问教室集合。一定要来喔!否则你就死定了!」
她用樱花盛开般的灿烂笑容说道,我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点头。拜讬,我可不想死啊!


在带入情感的情况下,翻译是有一定的发挥空间的。就比如说“判你死刑”就给翻译成了“你就死定了!”。不过同样是因为日语的标点和断句的位置与汉语很接近,所以没有必要再重新组织语言,有的地方可以改改,大体上变动不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将灿瑶 发表于 2018-4-14 23:07:43
保证原滋原味这个问题因为我没看过也看不懂日文原书所以不敢妄谈
但是译者的发挥空间问题 以我看书的经验来看 不同的译者语言风格不同 同一本书翻译出来的给予读者的印象也是大不相同的 不说优劣
推荐可以去看看不同译者的《挪威的森林》
大陆是林少华翻译的 而台译版是赖明珠
凯慧昆 发表于 2018-4-14 23:07:43
建议根据不同作品来选择阅读版本,译文和原版都是作品最真实的展现,主要是要看看作品的心态和希望理解的作品内容!
丁浩朝 发表于 2018-4-14 23:07:43
个人觉得可以表现空间还是挺大的  

首先是一个关于长定语句子的翻译问题。之前不是有一个笑话吗,导师让一个修梵文的学生将一段梵文翻译成中文,但是这个学生无从下手,最后翻译成了德语。乍一看的确觉得非常装逼,但是其实不然,因为中文的长定语句子几乎都成了病句,必须要将句子结构拆开重新组合,进行断句。日语也有类似的经历。我曾经翻译过一个句子,它的主语是“党派”定语是“
使用暴力手段进行斗争的,在群众运动中会企图使用暴力支配运动,强行夺取自己党派对运动的主导权”。很明显,定语太长,需要对句子进行调整。所以在定语这一点上,日语与欧美语种没有太大差别,在中文中都必须进行调整。

其二题主可能觉得汉字相同可以直译吧。这一点有时候真的很爽,不过也是有两面性。有时候直接采用日语汉字字面汉字进行直译非常生硬,不利于全文连贯,对意思的理解也有一定影响。比如活性化(かっせいか)感受性(かんじゅせい)这种词语。直接照抄下来还是不行的,需要为它寻找代替的词语。
东鸿雪 发表于 2018-4-14 23:07:43
虽然大学学的英语,但是文学翻译接触的不多
还是从个人的阅读体验来说说看。
说到语言风格,确实阅读的时候会觉得日本的翻译比较统一。看过三四个版本的太宰治,基本感觉不出差别。但是了不起的盖茨比,基本上国内的译本,只有巫宁坤的译本看的下去。
但是我觉得总体来说翻译还是多多少少能传达出作者的风格。完全消解译者肯定是不可能。而且这和译者在翻译时翻译策略也有关系,归化还是异化,二者的程度把控也没有一个业界标准。这个角度上说日文翻译应该更容易一些,语言文化上确实比较接近。
另外这和作者也有关系,欧美也有海明威,卡佛这种风格及其强烈的,但是坂口安吾和太宰治,我还真不一定分的出来。
我一直觉得翻译只是读者理解文本的过程之一,读者自己的理解能力,自身的阅读素质也很重要。就像最近网络上流行吐槽翻译腔,其实外国文学翻译过来,你再去熟悉他的文化背景,就不会有那么强烈的感觉。但如果是以吐槽为目的,那我觉得金瓶梅也聱牙佶屈。所以在这个方面不必太过纠结。
但是目前比较尴尬的是很多书只有一个译本,或者圈内公认的最佳译本买不到(淘宝上好几百一本,比如李文俊的福克纳,曹庸的白鲸,如果看到有价格公道的,请务必联系我)
发表新帖 客服
微信
手机
回到顶部